解脱的留言

 


永别了,我的至爱亲朋!

离别这边的你们,抛弃的是癌症所致的痛苦。到那边与我的祖辈、父辈及弟兄姐妹们,以及“陈大—陈德银”“莽娃儿—雷中华”们团聚,也会得到欢乐;那边没有癌症的骚扰,我也得到了解脱。这有什么不好的?

当然也有不好之处,那就是我们之间的亲情、友情,在目前不能继续发挥下去。但是,古语云: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。现在只好离别,只要你们不犯忌讳,我会在“奈何桥”的对岸等你们的先后到来。而我,无非是先去一步罢了。未必然你们能够忍心看着我这受癌症疼痛所致的情景么,我想是不愿意的。所以,务必请你们想开些。

我走了之后,请为此保密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留下的身躯,请耘天切勿耽延时间,立即送去火化,骨灰就撒在岷江里,也不要带回五通桥,更不必带些回双凤驿。